广东省兴宁市庆昌鼓厂
Guangdong Xingning Qingchang drum factory
服务热线:
0753-3651040

新闻中心
News

联系方式
Contact Us

广东省兴宁市庆昌鼓厂

联系人:陈先生

电话:0753-3651040

手机:13826691376

地址:兴宁市坭陂镇坜陂烟墩岗(即226省道边)


企业动态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企业动态
百年鼓厂传人:把鼓放到网上卖,祖传手艺不能丢
更新时间:2021/3/20 11:08:37 来源: 浏览次数:215
< 返回文章列表

01.jpg

临近新一年,庆昌鼓厂的订单多了起来。


  老板陈可升一家4口与雇佣的3个工人每日用11个小时的工作时间进行赶工。庆昌鼓厂每年可做3000只鼓,作为家族的第五代继承人,在延续父辈传统、高超的做鼓技术外,陈可升更在做鼓用具、销售渠道上有所改良,紧随时代的步伐,让传统手艺在新的市场要求下焕发新的生机。


  今年6月份,陈可升申请的“庆昌”商标获批,原来只是家庭小作坊制作的木鼓如今有了标志,高祖父留下的“庆昌”名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刻印在木鼓上,陈家木鼓在第五代有了飞跃发展。“我希望能把庆昌鼓越做越大,成为一个知名品牌,我不想这项手艺在我的手上就失传了,现在最重要的工作是怎么说服儿子继承祖业。”


●南方日报记者 张柳青 通讯员 钟思婷


  把梅州鼓销到省外去

  庆昌鼓厂位于梅州市兴宁市坭陂镇,家族做鼓历史已超过150年。一年又一年的经验积累造就了陈家做鼓的习惯。每年夏季便把鼓身做好,等到冬季为鼓蒙皮,规律的做鼓习惯为鼓厂带来了高效率。“每年春节前订单最多,为了提高效率,除了当季要完成的订单量,我们会按照习惯将鼓身先做好存放起来,等到春节前订单来了就蒙皮,这样快许多。”陈可升一边说着一边用蒙鼓皮机上的钩子勾住鼓皮上已打好的小洞,扭紧牵动钩子的把手,让钩子使出最大的力将鼓皮扯紧。


  这样的动作陈可升每日要重复好几十遍。陈可升11岁时开始学习做鼓,年轻时,叛逆的他觉得做鼓是个沉闷、肮脏、耗体力又没前途的工作。作为家中长子的他一度放弃继承鼓厂,而选择到发达城市打工。1989年,19岁的陈可升跑到广州花都做起了搭摩的生意。但在得知叔公家已无人继承做鼓的手艺,而爷爷希望能看到陈家制鼓业后继有人后,1995年,已慢慢在花都扎根的陈可升还是回到了老家兴宁。“爸爸对我说,你再不回来做鼓,这项手艺就要失传了。”


  外出工作的经历增长了陈可升的见识,也扩大了他的交际圈。回到鼓厂后,陈可升便着手为这家经营和操作模式已重复上百年的鼓厂进行改革,招进工人,扩大生产规模,外销渠道从梅州市内扩展到广东省内,再到广西、福建、江西等省份。“至少目前在梅州市提起做鼓的,没人不知道我陈可升,不知道庆昌鼓厂。”陈可升神情中略带骄傲地说。


  为做鼓断了半截手指

  做鼓是纯手工活,完整地把一只鼓做好需要2天的时间。陈可升说,这期间最重要的是蒙皮阶段。陈可升每日都要到宰牛厂里选用十几张大水牛的皮,并将每张皮看得通透,以确保牛皮毫无疤痕。把牛皮运输回来要拿到太阳底下晒干,拿刮刀一层层地慢刮细磨,直至皮薄如纸。牛皮晒刮,要五六天。做鼓的牛皮是越老越好,经得起千刀万刮,“洗尽铅华”,这样才经得起敲打,发出的声才会“硬”,才会绕梁不去。


  因为鼓在蒙皮阶段要使用超大力量把皮固定在鼓身,鼓身的木材一定要结实而稳固,陈家选用的是直条纹的苦楝木。将木头摊开晒好后按照模型经过电锯、电刨等工序切割成各种鼓所需的木板。木板的弧度很有讲究,需要不断打磨,稍有偏差两块木板就可能拼接不起来。


  陈可升30多年的做鼓经验已让他能快速完成整个流程。但在十多年前,他还没有那么熟练,对细节没有那么精益求精的时候,他曾被制鼓工具伤害过。那天,陈可升按照往常一样拿起一块木板,未仔细检查便开始了切割步骤,因为专心于打磨木板的弧度,而电刨台的速度很快,手里那块质地脆弱的木板突然断裂,陈可升还没反应过来,左手食指就被切掉了一截。


  “这个经历告诉我,即使技术再高,过程再熟练,也不能忽视细节。那次以后,我很认真挑选木板、挑选牛皮,注重做鼓过程中的每个流程。”谈起这段“疼痛”的记忆,陈可升一直绽放的笑脸突然严肃起来。


  网上卖鼓让手艺得到传承

  说起百余年前祖上为何会从事制鼓的工作,陈可升也说不清。只记得爷爷大致讲过,高祖父原来是个木工。见村里节假日喜敲锣打鼓来庆贺,而村里并没有做鼓人,便琢磨着做起了制鼓的生意,并为自己家的鼓厂取名“庆昌”。做鼓是个辛苦而细致的活儿,高祖父将做鼓的手艺传承给了几个子女。但到陈可升爷爷这一辈,只剩爷爷和叔公仍在坚持,而叔公的儿子也不肯学了,如今只剩下陈可升一家还懂得如何做鼓。“整个梅州也只有我们一家做鼓的。”


  陈可升现在着急要找继承人把手艺传承下去。“我的2个儿子虽然都已成年,也是从小学习做鼓,但这项工作很辛苦,所以2个人都很抗拒一辈子做这项工作。”大儿子去年刚刚毕业,一直待业家中,但他并不想局限于这个小世界。小儿子目前在广州的一家工厂工作,因为近期工厂放大假,而鼓厂正处于最繁忙的时期,小儿子便回来帮忙。“小儿子不想离开广州,如果他们两个都不做了,那么这项手艺到我这代就真的失传了,那我就是对不起祖宗。”


  陈可升让两个儿子专门做晒刮牛皮的工作,需要两个年轻人长期与恶臭味相处,刮出油腻的皮脂,处理牛的内脏。“我现在把最苦最累的活让他们做,形成习惯以后,这样的活都不怕了,其他也就能接受了。”


  不过值得高兴的是,如今购买木鼓的人越来越多,现在多为一家便有一鼓。这些年,庆昌鼓厂的订单越来越多,但陈可升还在思索着拓宽销路。“我看现在大家都在关注网络,我们也不能落后。明年开始我就会将鼓摆在网上去卖,我对网络不熟悉,让儿子来操作。这也是希望让儿子看到做鼓也是能赚钱的活,给他们继承祖业的信心。”

上一篇:舞台鼓演出视频
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网站首页
  • |
  • 关于我们
  • |
  • 产品介绍
  • |
  • 工艺制作
  • |
  • 设备一角
  • |
  • 新闻中心
  • |
  • 联系我们